CAMK-058_岛村熏
English
MENU
当前位置: 首页» 要  闻

CAMK-058

【字体:

2011年第15期(总第230期)世纪桥Shi Ji Qiao No.15,

2011(General No.230)

历史人物评析方法在“中国近现代史纲要”

课育人功能实现上的运用

义,王国宏

(齐齐哈尔医学院社科部,黑龙江齐齐哈尔161006)

摘要:“中国近现代史纲要”课在丰富历史知识和提升史学能力之外,对于当代大学生培养爱国情操、提升人文素质也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历史人物身上往往有许多值得深思的做人、做事的经验教训。本文从“纲要”课教学实践经验出发,在理论上阐明以历史人物评析为重点,结合具体人物言行的相关教学实例,剖析如何灵活、恰当地结合对历史人物的深入评析,用当代大学生乐于认同、易于内化的方式,把做人、做事的道理以鲜活的事例渗透给青年学生,进行春风化雨式的思想政治教育和道德文明教育,促进“纲要”课育人功能的实现。

关键词:中国近现代史纲要;历史人物;评析;育人

收稿日期:2011-07-18

作者简介:付义(1974-),男,黑龙江齐齐哈尔人,齐齐哈尔医学院社科部“纲要”教研室负责人,讲师,哲学硕士,研究方向: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王国宏(1977-),男,黑龙江齐齐哈尔人,齐齐哈尔医学院社科部讲师,硕士,研究方向: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

史学从考察曾经发生的事物情况出发,关注和评判人在时间长河中的存在与认知状态,并探索其意义与价值。历史能够给人们提供一种全面、综合,而又具有价值理性的经验和教训,对于人的成长教益良多。长期从事教育工作的史学家白寿彝先生曾认为

,“历史教育的终极目的是育人,

是帮助人们从青少年起一直到老到死为止学习如何做人,历史是一门非常丰富的学习做人道理的一门学问”,从中“我们可以学习到极其丰富的人类生活”,所以“讲历史,首先要通过对历史的阐述,讲清楚做人的道理”

。[1](P.2)

大学生在中学阶段曾通过学习历史,对中国近现代发生的重大事件、主要人物有了比较全面的了解。但一般比较欠缺对近现代史规律性的把握,多数学生还没有形成系统的史学观和科学的人生观。而要弥补这些不足,依靠以历史事件为主的知识性教学是很难做到,单纯历史知识教学也远非“纲要”

课开设的目标所在。自2007年春季以来,作为一门有着思想政治教育功能的史学课———“中国近现代史纲要”

(以下简称“纲要”)课在全国高校普遍开设。五年来许多教师探讨了“纲要”课的教学方法、育人方法,并总结了一些育人经验和模式。我们认为历史人物评析方法在教学中的适当运用,对于实现“纲要”课的育人功能有着突出的积极意义。通过点评历史人物和事件过程中史学标准的讨论和历史资料的分析,

能够帮助学生提高史学分析判断能力,进而有助其树立科学的历史观和人生

观。有人认为,“在纲要课程的教学中,我们可以加强历史人物的教学环节,甚至把历史人物教学提高到中心地位。从历史人物的身上,我们可以让学生学会如何做人,使历史人物教学的过程成为教育学生具备崇高品德和情操的过程。”[2]

这已为许多从事“纲要”课教学的一线教师所认同。下面我们结合对历史人物评析方法的具体运用,谈谈如何把做人、做事的道理以鲜活的事例渗透给青年学生,以此就教于同行和方家。

“纲要”课中有许多值得深入评析的历史人物,他们做人、做事的许多经验和教训有很大的现实教育意义。比如,在讲到辛亥革命时,我们可以从评价孙中山入手讲一讲做人、做事的道理。

1911年10月10日武昌首义之后辛亥革命的烽火迅速燃成燎原之势,

清政府迫于形势起用袁世凯来镇压革命。1911年12月初,袁世凯串通英国公使朱尔典提出“停战、清帝退位、推举袁世凯为临时大总统”三项议和条件,并以此为基础促成清廷和革命军暂时停战,开始南北议和。12月25日从欧洲回国的孙中山,在12月29日被各省代表推选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在南京宣誓就职,宣告中华民国成立。孙中山也是力主议和的,因为他认为,“谓袁世凯不可信,诚然,但我因而利用之,使推翻二百六十余年贵族专制之满洲,则贤于用兵十万”。在随后的议和过程中,孙中山明确表示

,“如清·

59·

帝实行退位,宣布共和,则临时政府决不食言,文即可正式宣布解职,以功以能,首推袁氏。”在这样的承诺下,被清廷起用委以镇压革命重任的袁世凯软硬兼施,逼迫清帝溥仪于2月12日宣布退位,结束了统治中国达268年的清王朝和2千多年的封建帝制。

在袁世凯拥护共和、推行民主的姿态下,孙中山履行承诺,于2月13日向参议院提出辞去大总统的咨文,并表示“十年不预政治”,以修铁路、发展实业来“振兴中华”。但在1913年宋教仁被暗杀后,孙中山毅然发动“二次革命”,武装反袁。1917年在段祺瑞政府拒绝恢复象征民主共和的《临时约法》和国会局面下,孙中山更是高举“护法”大旗,坚决进行斗争。孙中山1912年表达过“十年不预政治”后,1913年后又连续发动“二次革命”和“护法”等政治运动,这算不算“出尔反尔”呢?

“出尔反尔”这个成语出自《孟子》。在《孟子·梁惠王下》中有一句话———“出乎尔者,反乎尔者也”。《辞海》中解释说,“反,同‘返’。原意谓你怎样对人,人也怎样对你。后指言行前后矛盾,反复无常。”[3](P.224)这自然是我们该反对的一种不诚信的做法。从前面的说法和后面的做法前后矛盾、言行不一来说,孙中山的确有些“出尔反尔”。但我们为什么并不反感孙中山的“出尔反尔”呢?我们认为,原因在于诚信不是要求我们拘泥于在一定的处境中做出的小的信诺。因为任何信诺都是有条件的,比如,你和朋友讲好了明天中午一起去肯德基快餐店吃午饭,但如果第二天中午你从学校出发去肯德基快餐店的路上有个被车撞伤的老人请求你送她去医院,你仍然要坚持去肯德基快餐店而置受伤的老人家于不顾吗?我想你是不会的。《论语·卫灵公》中有一句话说得好———“君子贞而不谅”。这个“贞”,指的是“正而固也”,也就是固守正道;而“谅”,则指“不择是非而必于信”[4](P.168),也就是拘泥于小信,为信用而不顾是非。整句话是说,君子固守正道而不能不顾是非地讲求信诺。儒家所讲的“仁义礼智信”这“五常”,总起来说都要在正道的统摄之下,否则就只能是假仁假义、虚礼妄智、愚忠鲁信了。如不符合正道,“仁义礼智信”中的任何一个都会变成形式性的东西,甚至会害人害己、祸国殃民。孙中山先生的“出尔反尔”正是一种顾正道大义而不拘小信诺的君子之“贞”。

在当今社会上有提倡“诚信”的必要,但在“诚信”把握上要恰当,不可拘小信而伤大义、损正道。有的人接受了别人的小恩小惠或为了哥们儿义气而不问青红皂白和是非曲直,做出伤天害理、违法乱纪的事,比如帮着所谓的哥们儿与他人打架斗殴。有的人拘泥俗礼、信守俗套而蔽阻真情,比如相爱的两个年轻人不敢向干预其正常情感发展的长辈抗争而失去两个人幸福生活的机会。作为当代大学生,应该坚持正确的伦理道德观念,只要按照“八荣八耻”的荣辱观,符合正道大义的事我们都可以去做,而且应当去做。而要反对的则是那些看似遵守信诺,但却有违正道大义的行为。当然,现在我们在讲“诚信”问题上对“贞而不谅”的强调,并不是要我们不去承诺,更不是要给随意抛弃“诚信”找借口,而是要我们在更高的原则下努力做到大诚大信。

“纲要”课教学实践中,像这样结合具体人物的言行事例,深入评析而渗透出来的做人、做事的道理,学生们更乐于认同和内化。这样做,也有利于克服单纯知识、抽象理论教育的形式化、呆板化的弊端。“纲要”课毕竟属于历史这样一门人文学科,肩负着提升当代大学生史学能力,培养其爱国情操、提升其人文素质的重要使命。随着经济和科技的发展,我国大学生当中功利主义和唯智主义大行其道,如果没有必要的人文主义对之进行匡正,精神家园就可能失去宁静和健康,变得浮躁,甚至荒芜。人文学科关注的是人的内在的文化、价值、观念和精神,其核心是关注人本身。而人文学科的教育要想真正起到把人文知识内化为人文素质和人文精神的作用,是离不开以具体历史人物的言行为实例,进行渗透式的情感教育的。因为只有通过情感的中介,各种理性知识才能触及灵魂,才能震撼心灵,才能化为强大的精神力量,各种人文认知和行为学习才能收到实效。

综上所述,在“纲要”课教学过程中,从人文学科的特点出发,以历史人物评析为重点,并渗透到其他教学方式的背景知识之中,才会更有利于“纲要”课发挥育人主渠道作用;更有利于课内实践课影视资料发挥出感性育人的功效;也才会更有利于讨论、演讲和写小论文等形式运用中,学生对相关的人生经验进行深入反思、内化。正是结合历史人物鲜活事例的“纲要”课,才可以透过历史人物的时代特征,帮助学生逐渐学会把握历史的规律性,并掌握科学的史学标准和史学观,进而形成科学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参考文献

[1]白寿彝.历史教育和史学遗产[M].郑州:河南人民出

版社,1983.

[2]李蓬.中国近现代史纲要课程教学方法改革探析———

以历史人物教学为突破口[J].黑龙江教育,2010,

(5).

[3]夏征农主编.辞海(1999年缩印本)[M].上海:上海辞

书出版社,2002.

[4][宋]朱熹.四书章句集注[M].北京:中华书局,1983.

[责任编辑:王建武]

·

69

·

。
TOP